standout mini sets is going

4. ledna 2018 v 3:58
耗時6年,總融資近19億美金,外媒《滾石》萬字長文揭秘AR眼鏡MagicLeapOne(...
今天MagicLeap發布了一款混合現實頭顯,被認為是一款可以重塑人-計算機-現實交互的方式的產品。不同於那種不透明的虛擬現實麵罩用虛擬世界取代現實世界,MagicLeap這款稱為Lightwear的設備,則類似於護目鏡,你可以同時看到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就好像戴著一副特殊的眼鏡。護目鏡與一個稱為Lightpack的強大的口袋大小的計算機相連,可以將虛擬的機器人、太空飛船,幾乎任何東西都投射到人們眼前的現實世界中 現在不少家庭都選用抹玻璃機械人,節省清潔的時間及大大減低危險性。Ecovacs的玻璃窗濕擦機器人Winbot是一款全自動的窗戶清潔機器,只需一按,Winbot便會自動為您清潔家中各款玻璃窗戶,即使是邊緣還是角落,同樣可以清潔得乾淨明亮! 。

創立於2011年的MagicLeap,對人們來說仍然有點神秘,公司聯合了各路科技作家和分析師,更是從各種大公司和科技大佬那裏吸引了無數的關註和投資(該公司已經籌集了19億美元的資金)。雖然這家神秘的增強現實創業公司已經發布了一些高水平的概念視頻,展示了其將虛擬影像投射到現實世界中的設想,但它此前並沒有向公眾展示出任何一項正在研發的技術。所以有些刊物甚至公開懷疑整個事情是否隻是一種愚人計劃。公司估值一度持續上漲,最終的報價為60億美元。
整個公司由創始人RonyAbovitz一手運作,他是一位生物工程師,曾幫助MakoSurgical公司設計出手術輔助機器手臂。而後在MagicLea創立後的第四年,該公司以16.5億美元的價格被出售。

圖中展示了MagicLeapOne的三個部件,左邊是Lightpack,中間是Lightwear,右邊是控製器
公司最後一次公開發言闡述任何技術細節的時間大約是一年前,當時Wired雜誌應邀到它在南佛羅裏達州總部觀看正在研發的技術,但卻被規定不能報道產品硬件的樣子。本月月初,滾石旗下Glixel也收到了類似的邀請。Abovitz邀請我們去參觀它在勞德代爾堡的公司總部,向公眾報道介紹其第一款消費級頭顯背後的技術及產品的外觀和體驗等最終細節。
這次的產品解密,是我們首次真正看到這個融資數十億美元的秘密公司這些年來究竟一直在努力研發些什麽,同時也是公司打算於2018年發布其第一款消費級產品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我們也可以通過這次產品發布了解,為什麽像Google和阿裏巴巴這樣的大公司會為MagicLeap投入數億美元,為什麽一些研究人員認為這個公司的產品也許能與互聯網的誕生有著一樣的重要性。USC創新技術研究院MxR實驗室的創意總監DavidNelson說,像這樣的技術"正在將我們推向人機交互的新媒介,這是現實世界的死亡護脊床褥枕頭價錢也有很多不同的層次,主要是將床褥枕頭的品質和特性加以整合進行綜合定價。選擇了DPM品牌,會有專業人士為您挑選切合個人要求的床褥,也會進行相應的價錢查詢,幫助選購者擁有良好的睡眠 。"
體驗MagicLeapOne

我對MagicLeap技術的第一個體驗是在公司一幢獨立建築物內一個大舞臺上進行的,這是公司做測試的地方,可能會在未來被打造成一個主題公園或其他大型場所。我本可以描述出這一個多小時內所有我經歷的產品演示和我內心的想法,但是我已經同意公司不透露產品和知識產權的細節。很多保密情況下,這些都是永遠無法公開的經驗,但是,這樣的不公開協議也讓像我一樣的來訪者有機會看到真實的魔法。

第一個超大的演示便使我仿佛進入了一個科幻世界,它展示了一個完整的場景,而強大的隱藏式風扇,搖動的揚聲器和一係列電腦控製的彩色照明係統則增強了這個場景的真實性。這是一次令人震撼的體驗,展示出未來的主題公園可以如何發揮潛在潛能,創造出一個沒有圍墻、不用等待的遊樂場。最重要的是,它發生在舞臺布景中,現實中的布景道具淩亂散布在我周圍的地麵和墻壁上,雖然與現實的舞臺布景看起來沒有什麽區別,但卻離我很近。在眼鏡中,那些舞臺上的角色實際上並沒有出現在我周圍的世界,它好像是某種形式的動畫貼紙似的,但它們與舞臺布景相結合的時候,效果是驚人的。
接著,我們回到這幢建築物裏的一個大房間,房間裝修成一個大型起居室,配有沙發,桌子,小擺設和地毯。在演示區域中,我體驗了六十多個不同的產品示範。第一個體驗是和一個漂浮在我的眼睛和遠處墻壁之間的一個浮動機器Gimble一起參觀房間。我走過去繞著Gimble,從不同的角度觀察它,但它仍然靜靜地徘徊在我的視野中,周圍的世界也依然存在,但我無法透過它看到周圍,這就好像它的確有實質的重量一樣,完全不是一個平麵的圖像。
同時,我驚訝地發現,我越接近這個機器人,在一定程度上,它的細節就越清楚。我靠近它時,它並沒有沒有像素曝光,而是突出了我無法從遠處看到的細節。但是如果我太接近它,它就有點模糊,我會感到與其合為一體,工作人員告訴我,這個演示文件還沒有被更細致地處理過。我還註意到,機器人的聲音也會隨著我的移動和轉身而移動。
接下來,係統工程高級總監SamMiller和高級技術市場經理Shannadeluliis向我介紹了將三個屏幕(主要是電腦顯示器)投放到我眼前真實世界的過程。它們看起來像大而平的電視屏幕或顯示器。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在任意位置讓它們彈出,甚至可以讓它們同時出現的。在這種情況下,我有三個屏幕,每一個都展示著內容,我不得不轉頭來觀看他們。當然,Gimble機器人依然跟隨在我身邊。
之後,我又嘗試了一個小型演示:創建一個浮動的四麵電視,每個麵的電視都在進行直播。我可以繞著它走,觀看不同的頻道。而且無論我是否在觀看,所有的頻道都在持續播放。
房間的另一處,一道墻突然出現一道白色的光線,照亮了門的輪廓。門開了,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她走到我身邊,站在了離我幾尺遠的地方,這個人物的細節程度令人印象深刻。雖然我不會把她誤認做一個真正的人,但她發出的光和她的設計卻讓她變得很真實。雖然她沒有對我說的話作出反應,但她確實有這種能力。Miller選擇對她進行手動控製,向我展示了一係列的表情來表達她的情緒:微笑,憤怒,厭惡。我註意到,當我移動或環顧四周時,她的眼睛是不斷跟蹤著我的。Lightwear內部的攝像頭可以為她提供數據,以便保持眼神接觸。這其實有點讓人不安,我最終竟會覺得有些粗魯而避開了與她的眼神接觸。
未來的某一天,這種虛擬人將會是你的蘋果Siri,亞馬遜的Alexa或者OKGoogle,它們不再隻是一個無形的聲音,他們會和你一起散步,與你對視,為你提供人工智能的幫助。
整個展示是一組奇怪想法的集合,包括一個巨大的漫畫,你可以走過去觀看,就好像好像透過窗戶看一樣嚴謹的生產程序及員工專業的態度,讓Grohe的水龍頭堅固亮麗。 。
今年早些時候,我和Madefire公司的人員聊天,他們正在努力讓漫畫書的閱讀變得更加生動。在佛羅裏達州,我驚喜地看到他們正在進行一些實質性的工作:漫畫書的書頁頁麵飄浮在咖啡桌上,並且不同的部分漂浮在不同的深度。當我走近它們的時候,我可以在旁邊看到漂浮在空間中的平麵圖像,或者從不同的角度觀看藝術品,比如墻上的一幅畫:畫中描繪了一場風暴,而畫周圍的空氣則充滿了降雨和雷雨的聲音。這是一個微妙卻很震撼的體驗,幫助我更直觀地感受藝術。
在另一個例子中,他們向我展示了一個他們稱之為容積捕獲(volumetriccapture)的快速演示。這個團隊首先去一些拍攝工作室,讓他們用特殊設備拍攝演員的現場表演。然後他們把這個演員放到他們的係統中,基本上可以把演員的現場演出投射到用戶站在的任何房間裏。雖然一些細節的捕捉是粗糙的,比如鼻子和嘴巴之間的細節有些圓潤,但整體上是能夠讓觀眾在這種投射的真人現場表演周圍走動和仔細觀賞的。我無法描述他們捕捉並顯示的是什麽,隻能說它的運動非常快,但我對它的視角可以保持不變。即使我在演出中走來走去,它也沒有停頓或減速。而且,我被告知,表演的投影大小可以控製,可以很大,也可以跟我的手掌一樣小。
光場
Abovitz說:"我把這叫做這個行業的蟑螂,因為它永遠不會死,它隻需要停下來。"我們正在看他辦公室裏的一臺顯示器,上麵顯示的是十九世紀三十年代的立體鏡的圖片。立體鏡給同一個物體拍攝兩張照片,每張照片的角度略有不同,然後將兩張圖片放在距離你眼睛一段距離的地方,把一種設備放在你的眼睛上,這種設備用一塊木頭擋住眼睛,使你看不到眼前近處的東西,接著你同時盯著兩張照片,你就會看到3D效果。但是Abovitz認為自己正在運作的技術比立體鏡更加實用一些。他說:"這個會引起視覺輻輳調節沖突,所以你的眼睛不能正常工作。你是通過一種不自然的方式查看這兩幅圖像,才得到了這個不自然的3D圖像。"
一切的3D技術都來自於1838年。Abovitz說:"這對我來說有點令人不安。從19世紀開始,這種技術不斷重現。它出現在電影院的紅藍眼鏡裏,出現在六十年代,一直到二十一世紀。當VR再次回來時,它好像還是一樣的東西,仿佛我們仍然停留在那種簡單的想法中。"
1900年的立體鏡(或叫做3D觀察器)
1830年代的技術需要使用兩個平麵圖像,虛擬現實也要使用兩個屏幕。Abovitz認為必須要有更好的方法。他對改善虛擬現實並不感興趣,相反,他要尋求一種更好的方式來創造出可以融入人們的現實世界視角的圖像。總之,他對混合現實感興趣。虛擬現實可以再現你看到的一切,增強現實可以將圖像投射到你的世界,混合現實則將既能夠將虛擬圖像添加到現實世界,但也能意識到你和你的現實世界。所以,打個比方,混合現實中的馬可以知道你的家沙發在哪裏,也不會橫穿你臥室的墻壁。
當Abovitz開始研究"我們被困在這個混亂之中,而出路在哪裏"時,他發現在混合的現實和他想研究的世界裏,有兩件事情正在發生。
第一個是所謂的"模擬光場信號"。光場基本上是所有的光線在所有物體上的反彈。當你拍攝一張照片的時候,你正在拍攝一個非常薄的光場。然而,你的眼睛可以看到更多的光場,使你能夠感知場景的深度、運動和許多其他的視覺微妙之處。Abovitz想知道的另一件事是,光場信號是如何通過眼睛進入大腦,從而進入視覺皮層的。"你所感知的世界實際上是建立在你的視覺皮層上的,"他說,"這個想法是,你的視覺皮層和大腦的的一個部分就像是一個渲染引擎,你看到的外在世界正在被大約100萬億的神經連接網絡所渲染。"
目前認為,大約有40%的神經功能都被用於視覺處理。當你在做某項運動時,這個比例可以達到70%-80%。他說:"你基本上正在不斷創造視覺世界。你正在與這種我們稱之為動態模擬光場信號的巨大視覺信號來共同創造它。這就是我們對宇宙中所有光子波和粒子光場的總稱。就像這個巨大的海洋,它無處不在。這是一個無限的信號,包含了大量的信息。"
創造人造光場所涉及的大量復雜信息很難做到,更不用說包括運動的方式。2011年,Abovitz試圖與他在加州理工學院學習理論物理學的朋友解決這個問題。他們提出了一個想法:人類的視覺係統就像一個過濾器。眼睛並沒有看到任何東西,而是從一個大塊光場地中濾出一道較薄的光線,然後將它傳送到視覺皮層上。他說:"在這一點上,我們有自己的一套理論。"
他們最終得出的結論是,視覺皮層的功能很像電腦中的圖形處理器。它需要用眼睛給它的信息,為人們創造一個視覺感知的世界。並且它隻需要提供很少的數據來做到這一點。Abovitz說:
這意味著大腦隻會在需要的時候抓住更多的信息,呈現更多的細節。這完全改變了Abovitz和他的團隊在考慮光場問題的方式。如果理論是正確的,技術就不需要捕捉整個光場並重新創造場景;它隻需要抓住視覺中光場應有的部分,並通過眼睛將傳送送到視覺皮層。Abovitz稱之為大腦的係統工程視圖。他說:來自德國的水龍頭品牌GROHE
一下子,Abovitz就從試圖解決問題立即轉向開始設計解決方案。他確信,如果他們能創造出一個能夠將正確部分的光場傳遞給大腦的芯片,他就可以"欺騙"大腦讓它認為看到的是真實的東西。這意味著他們將能擺脫傳統顯示器,而隻用人類自身的東西。"禪宗有兩個核心思想:不展示是最好的展示,外在世界就在心中。至少從我們目前看到的情況來看,這種思想是完全正確的。你所想的一切都在你之外,但卻完全由你自己渲染,由你和你的模擬光場信號共同創造。"
"每個人都具有天生的創造力,因為每個人都在不斷創造自己的化身世界。你生活的世界,是你自己在不斷創造,不斷的用大腦和光場信號共同創造,這是非常令人興奮的。"
下一步,就是做一些可以證明理論的東西。
 

Buď první, kdo ohodnotí tento článek.

Anketa

家居

Nový komentář

Přihlásit se
  Ještě nemáte vlastní web? Můžete si jej zdarma založit na Blog.cz.
 

Aktuální články

Rekl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