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was in vain

5. června 2017 v 4:40
不知不覺都淩晨壹點多了,和他們在壹起喝酒聊天的時間過得真快。我們又開始聊起那些年追過的女孩,還討教大神是如何泡鈕的。他們都說我有故事,但其實我真的不會留住自己的所愛,每個和我在壹起的女孩都沒多久就散了,我到現在都沒太想明白我到底哪步走錯了。

"作家,說說妳的故事吧。"然後他說:"我的故事早就爛了,劇情也爛透了,不符合大眾口味,換大神的。"

大神笑了笑,回答:"不要臉,堅持不要臉,只要對方不反感妳,妳就有戲碼。追到之後,要懂得維護彼此之間的關系,適當時間該進壹步就進壹步,這段妳該慢慢領悟,伺機而動水光槍。"

壯哥聽了後笑了笑,詭異的笑容透露出了壹絲陰險。其實多半明白了他們的意思,但是真的不知怎麽做,我只感覺自己暈乎乎的,我又舉起了酒杯壹飲而盡。

爛仔見此景便問:"妳求醉是嗎?妳今晚真的有故事呀!"

呵,故事?我想我可能只有事故。然後又舉起吧又壹飲而盡。就這樣我們壹直座談著,壹晃就是淩晨兩點多,此時的我酒也醒得差不多了,該是大夥道別的時候了。我們壹同走出燒烤餐吧,紛紛告別。而別去後,陪伴我的只有淩晨兩點多的城市路燈。

我獨自走在淒冷的路燈下,借著淩晨的涼風醒酒,偶有幾輛車開過,還有深夜壹起坐在小電驢甜蜜的小情侶。這座城市好孤獨,沒有壹個伴我走夜路的伴。在別人面前我表現得多堅強,其實自己心裏真的很寂寞,想找個能偶爾陪我走夜路的伴。我的故事,我不知要從何說起,不如讓酒來代我說完。

路燈下的我突然停下腳步,靜靜地望著夜空嘆氣,多希望此時天空下場雨,好沖洗掉我埋藏的故事。我慢慢地走著,走著,壹條道走到黑,我在黑夜中迷失了自己,又想再壹杯,這壹杯叫忘情水。就像話本上最爛俗的才子佳人的故事那樣,壹對青梅竹馬的世家男女相愛了。他們的愛是那麽炙熱,就像炎夏裏的蟬鳴,好似想讓所有人知曉,他們相愛。彼此都正處最美麗的年華,男人方及冠,他的戀人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他們彼此發下海誓山盟,約定著要生生世世在壹起。但是未來的事情誰又能夠預料,壹輩子太長,誰也不能肯定下壹秒會發生什麽。

那壹年,陌上公子人如玉,壹朝金榜題名,看盡長安花。說不盡的春風得意,他終於與心愛的人訂了婚,別人都贊他們是佳偶天成,壹切都那麽的美好。也是在那壹年,他的父親遭人構陷,鋃鐺入獄。從此家道中落,他四處奔波,營救在獄中的老父,求了無數父親的同僚學生,竟然無壹人願施以援手。是了,這世界上總是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意氣風發打馬禦街的狀元郎仿佛壹瞬間知曉了世間冷暖濾水器牌子

父親年邁的身體怎經受的住苦寒的監獄。那壹年,他失去了父親,失去了功名,甚至失去了與世家聯姻的資格。他不再是那個前程似錦的狀元郎了,她被父母軟禁在家中,他甚至沒有辦法再見上她壹面。壹張聖旨徹底阻斷了他們彼此的姻緣。不是沒想過私奔,只是他不能夠漠視上百人的性命。

他們幾經斷腸,終究還是分離了。他竟然壹夜白頭。然後他出了家,她出了嫁。她的良人最後不是他,年少的海誓山盟啊,不過壹場夢啊。他們壹直保持著通信到老。時光會老,紅塵裏的夢終究會碎。

他們從此再未見過面,他知道,她從此會子孫滿堂,在別人的陪伴下慢慢老去, 她會變的很愛嘮刀,額頭上會慢慢長了皺紋。但這壹切都與他沒有了幹系。他只能在獨自輾轉徘徊的午夜,思念年少的時光。

那壹日,屋外下著浙瀝瀝的雨,忽然想起也曾是這樣的雨天,他輕輕地將她散落額前的發挽到耳後。那便是他畢生所求的圓滿。他將筆擱置書案,墨跡尚未幹卻,落款是,辛上人。郁金香是帶給我幸福的,卻也是送走幸福的那個罪魁禍首,我壹直很不明白是為什麽

那年的我們都是花季少女,充滿著對未來的憧景與幻想,可是壹切就因為壹個盆栽而幻滅了,消失不見了收副乳

那天我經過教學區的小道時,迎面撲來了壹個身影,我嚇得趕緊把手上的資料壹扔,沖上去抱住了她。她不重,反而很輕盈,肉肉的很舒服,資料就這樣飄飄灑灑的落下來,我們就這樣抱在壹起,仿佛時間就定格在這壹刻,我也不願意放手

等我們反應過來時已經過去了很漫長的壹段時間了,我只能放開她,任她離開我,她很尷尬的笑了笑,就蹲下身體來替我收拾資料,我還沒反應過來她就已經收拾好遞到我面前了,夾雜著的是那甜美的聲音帶來的對不起。說完就逃走了,我在樓下看著她逃離了我們學校,不知道去往哪裏?
 

Buď první, kdo ohodnotí tento článek.

Nový komentář

Přihlásit se
  Ještě nemáte vlastní web? Můžete si jej zdarma založit na Blog.cz.
 

Aktuální články

Rekl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