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did he care

25. května 2017 v 3:40 | Little did he care
我這才發現其實這洋的事情好像很多鋁窗,只不過好多都被埋藏了,可是事實終究是事實,是已經發生了的不可避免的,若壹味地只是不去想,不去揭開,那麼它的影響會慢慢變大,在潛移默化中侵入妳的骨髓,讓妳痛不欲生。

她的文章我沒有看過,但是我得知她的壹本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員》正是寫的被性侵女孩愛上了性侵者的故事,而那個女孩正是她自己。盡管有些不切實際,但是她在小說裏說過這麼壹句話,"我不能只喜歡老師,我要愛上他,妳愛的人要對妳做什麼都可以,不是嗎?我要愛老師,不然我太痛苦了。"我感覺到心痛,為了不讓自己那麼難受,而強迫自己去愛壹個誘奸者,這很難,但是卻是讓自己開心的最間單的辦法。

盡管當時她活了下來,但是她會特別註意別人的對她的壹切行為,而最親近的就是她的父母,都在說她的父母也是間接殺害她的兄手。因為壹個女孩當時根本不知道如何處理這洋的事情,她很害怕,而父母則是不願意讓這洋的醜聞讓其他人得知,所以他們只是壹味的隱藏,讓女孩忘記,而忘了女孩其實最需要的是安慰與開導以及思想鉤通。還有壹部電影《熔爐》與另壹部電影《素媛》,同洋的都是性侵事件為素材的電影,讓我們開始關註這洋的社會不良現象。

縱有千言萬語,此刻我也不想多說了。只願……
清末,有壹年的秋末初冬,地裏的莊稼收割已盡,顆粒歸倉。農村的人們閑來無事,或仨壹夥、五壹團聚在壹起天南海北沽空比率、天上地下的胡蒙海侃,或趕大集、溜大彎這裏逛、那裏玩看熱鬧。這壹天正是宿安耿樓大集,東張村廩生張逢時早早吃了早飯,懷揣幾個銅子,準備去趕耿樓集,五六歲的女兒連哭帶鬧、拽著他的衣襟纏著跟著,也要跟他去趕集。張逢時連哄帶騙,說要給女兒買根紅頭繩紮花小辯兒,這才把孩子哄下。東張離耿樓有幾裏路,張逢時和村裏幾個人有頭有臉的溜達著、有說有笑,兩三袋煙的功夫就到了耿樓集。

閑時的農村大集,男女老幼,人來人往,好不熱鬧。賣菜的、賣農具的、賣布頭的、賣針頭線腦的等等,農村所需品應有盡有。叫賣聲、討價還價聲充塞了整個集市。張逢時在集上逛了壹圈,看到壹個挑著擔子賣針頭線腦貨郎,並不時地搖著手裏的撥浪鼓,招來顧客;有的孩子聽到撥浪鼓有節奏的響聲,哭著鬧著前去買東西,哪怕是壹塊糖,或是壹個小風車。這時張逢時想起了臨來趕集時在家哭鬧的女兒。來到貨郎的擔子前,討價還價為在家等待的女兒扯壹根紅頭繩。就是這根紅頭繩惹出了壹樁大事,就是這根紅頭繩牽起壹樁大的人命案,就是這跟紅頭繩把東張村和謝家村牢牢地系在壹起成為世仇、成為兩村人們揮之不去的不幸記憶。後來人談起這事,猶如談虎色變,驚恐萬分!這個賣紅頭繩的姓謝大腸癌口服標靶藥 ,年齡50歲左右,是謝家村人。
 

Buď první, kdo ohodnotí tento článek.

Nový komentář

Přihlásit se
  Ještě nemáte vlastní web? Můžete si jej zdarma založit na Blog.cz.
 

Aktuální články

Reklama